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借种[1-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借种[1-6]
(一头顶的太阳象个火盆,烘烤着整个刘家村。麦杆失去了水分枯黄地伏在大场上,水牛不停地转动,麦杆在石滚下发“噼噼”的响声。 柱子戴着没顶的草帽,手裏拿着一根赶牛的鞭子,紧尾在牛屁股后边转动,嘴裏不停地哼哈着赶牛的“擂擂”。光着上身的肌肤被阳光晒得油亮,汗水从他黝黑而又结实的后背滚下,裤腰已被滚下的汗水湿透。 “叔!牛不动了。”柱子擡头一看,拐子爷立在牛前。拐子爷是柱子的二叔,那年爲人家盖房,从房顶摔下摔伤了腿。从那以后,人们都叫他拐子爷,渐渐地忘却了他的大名。“柱子,吃了没?”拐子爷叭嗒着旱烟,浓眉下面眯着一双小眼睛问着。“还没哩!” “我叫你婶爲你做点儿。” “不了,叶兰儿说她马上送来。” “柱子呀,你没爹没娘的,要学会自个儿照顾自个儿,懂吗!” 柱子点了点头,说他懂。柱子爹娘死得早,那年他才六岁,爹娘夏季赶集,上了西河口的渡船,由于超载渡船翻了个底朝天,爹娘溺死。跟二叔手下成人,现在长大了又单过起来。依然住着那二间土屋。“娘,我去麦场啦!”叶兰儿提着篮子,篮子裏放着玉米饼与瓦罐,罐内是做好的菜汤。叶兰儿的公爹放下手裏扬场的木锨说:“兰儿,你让柱子快爽些,地裏还有几亩没收哩。” “爹,我懂了。”叶兰儿应了声,就急急地去了。叶兰儿的公爹刘大海望着离去的儿媳长长地歎了一声:“哎!”老伴王玉珍望了一眼,随口问他,又怎麽了。刘大海说,都过门二年多了就这麽下去怎麽得了,楞占个坑。王玉珍告诉刘大海,说不是叶兰儿的事,可能是他那独种疙瘩来旺不行,她暗地裏注意了,人家叶兰儿每月都来红的。叶兰儿到了,在场边的槐树下拿出碗筷。向场上的柱子喊道,柱子,吃午饭了。柱子听了应声说,好哩!我把牛赶边上去,防止它屙场。柱子喝起汤来象水牛饮水,叶兰儿见他脸上的汗如同豆粒滚下,忙从自已的脖子上拽下毛巾递给柱子。(二) 柱子坐在树下,吃起那玉米饼如同是山珍海味一般。叶兰儿从地上捡起牛鞭子,说让柱子歇会儿,她赶牛打起场来。牛好象不听叶兰儿的使唤,转着转着就转到场心不动了,她便竖起鞭子要抽打水牛。坐在树下的柱子见状,便哈哈地大笑起来。行啦,别让鞭梢子抽着自个儿,你那细皮嫩肉的会起泡子。叶兰儿扔下鞭子,生气地说,你是心疼水牛哩还是心疼我哩。柱子听罢,只是嘿嘿的一笑,满脸通红。 柱子打场,叶兰儿就在边上不停地用铁钗翻着麦子。太阳虽然偏西却显得依然火热,那蓝花圆领衫已被汗水湿透,紧紧地裹着她的身子。“你歇会儿吧!”柱子打好了麦子,把牛赶出场外卸下石滚子。叶兰儿感到衣衫粘在身上怪不舒服,用手捏起胸前的衣衫不停地抖动。她擡头看了一眼柱子,看到柱子向她望来,便停下手来不再抖动,嘴裏低声念道:不害臊哩,念完就转过身去。柱子收回目光,说让叶兰儿回去,叫来旺把牛车拉来。现在有风,柱子要扬麦子了,扬好后装进袋子好运回去。柱子在来旺家吃了晚饭,去了东沟裏洗了回澡便回去了。夏日的蚊子在夜裏就嗡嗡地飞起来,柱子抱些麦杆点燃,又弄熄火苗用麦杆烟熏赶蚊子。柱子扔一张凉席在地上,在席子边塞了些麦杆就算是枕头了,睡下不一会儿便鼾声如雷。 柱子走后,叶兰儿收拾好碗筷便也上床了。来旺象往日一样,上床只睡他的觉。叶兰儿掀开蚊帐举起手裏的油灯,用灯头小小的火苗去熏烤帐内的蚊子。她看了眼来旺,歎了一声长气便吹灭了油灯。叶兰儿的公爹刘大海又叭嗒起旱烟来,王玉珍用手中的芭蕉扇狠狠地在他肩上拍了下,说死老鬼啊,要抽烟就下床去抽,你看看咱家的帐子。刘大海吐出烟雾,擡头看了一眼蚊帐,白白的纱布帐子已经发黄了,的确增添了不少蓝一块青一块的补丁。刘大海下床,就坐在床头的闆凳子依然抽着他的旱烟。半晌才把烟锅底在凳子边上敲灭了旱烟。“来旺他娘,你问来旺了吗?” “问了又咋样,人家叶兰儿还是黄花闺女哩!”老伴王玉珍歎了口气,手裏的扇子还在轻轻地摇晃着。刘大海又装了袋旱烟,嘴唇不停地叭嗒,烟锅上的火苗也随之闪动着。 “他娘呀!我俩对不起刘氏的祖宗哟!看来我们家要断孙绝后了。” “你让我咋办?”王玉珍在帐内回应道。“来旺他娘,我看这样......行不?” (三)刘大海这主意好象是想得很成熟才说出来的,一双老眼还渗出点泪来。王玉珍转了个身子,把屁股转向床裏脸对着刘大海,说你真能想得出来?这男女之事一旦发生了你还能行得住吗?刘大海放下烟杆进入帐内,轻声地对王玉珍说,那长时间下去你就能保得住她不飞吗。老伴王玉珍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哟!死老鬼,你说叶兰儿她能肯吗?刘大海接过王玉珍手中的扇子爲她不停地扇着,这揽子事得要你出马对她说去,听到没?我做公爹的可不好张这口哟。王玉珍从床上坐起来,一脸认真的样子,那你说,就是叶兰儿同意了柱子能同意吗?刘大海的扇子停了下来,说要不是不孝有三无后爲大,你看他那熊样,孤儿无娘狗啃头能有这份豔福,白送个女人睡睡还不肯?王玉珍向刘大海翻了个白眼,双手在他的胳膊上使劲在掐着。天刚亮柱子就过来了,叶兰儿起早做好了早饭,爲柱子盛了碗面粉糊糊。柱子象是三顿没吃似的,一口气喝了两大蓝边碗,放下手裏的碗便拿起镰刀去了麦地。叶兰儿收拾碗筷,婆婆王玉珍在屋外对来旺说,来旺呀,你还去割点牛草吧,田裏就不用你去了,你也不能做重活的。来旺听后便背个蒌子放把镰刀走了,刘大海在自家的场上翻晒着打好的麦子。王玉珍进入屋内,那张老脸象是一朵未绽开的花带着不自然的笑意。我说兰儿呀,娘想给你说点事儿。叶兰儿拿着涮锅的把子,在陶盆裏不停地转动着蓝边大碗。娘,有啥事您就说。我......我我,王玉珍显得吞吞吐吐。娘,您说呀!叶兰儿放好碗筷。王玉珍思量一会儿说,兰儿,你到我们刘家快两年多了,你家公爹与娘想抱孙子啊!说完她向叶兰儿深深地望了一眼。叶兰儿沈下脸来,一屁股落坐在闆凳上把头低了下去,叫了声娘......!未等叶兰儿说完,婆婆王玉珍面无表情眼裏还噙着泪花,兰儿呀,娘是过来人娘懂,娘也是女人啊!苦着你了闺女,娘想放你走可娘不舍呀!象这样好闺女往哪儿寻去。叶兰儿已成泪人,扑在她的怀裏痛哭,娘,我不走。王玉珍紧紧地搂着叶兰儿,兰儿呀,人啊不能没有子孙,没有子孙呀到老就没依没靠孤苦零丁了,人言说得好啊,娶亲生子养老送终哟!娘,叶兰儿又叫了声娘,眼裏尽显无奈与绝望。王玉珍用手轻轻地推开叶兰儿,闺女,娘知道你这两年多熬过来不易,如今娘只能出个下策了。叶兰儿睁大眼睛不解地问,娘,你想说什麽哩?王玉珍看着叶兰儿,向后退了一步说,闺女,请你与柱子给我们刘家续个香火吧,娘求你了娘给你跪下啦!叶兰儿抚起婆婆说,娘,这事儿......(四)我知道这事儿爲难兰儿了,可娘无奈呀!若不是来旺无能,娘也不会如此。叶兰儿并没有回答王玉珍个上下,只是拿起镰刀匆匆地走了。柱子已割倒一大片麦子,见叶兰儿来了,便直起腰闆用褂角在脸上擦了把汗水,叶兰儿定神地看着柱子,她还真的没有认真看过柱子。柱子说,你这样瞧我咋地?叶兰儿说歇会儿吧,别累着,来,给你毛巾。柱子接过毛巾从脸到胸脯擦了个遍,随手又把毛巾还给叶兰儿说,你去捆扎麦把吧,等你捆完了这块地的麦子我也就割到头了。叶兰儿从地边割倒的麦子捆起,不等她把麦子捆完,柱子已割到了地头。柱子转身回望看到叶兰儿才捆好十几捆麦子,便从那边走过来。叶兰儿,你先歇会儿让我来吧,说完柱子就捆起麦把。我歇那门子呀,我刚来也不累的。她依然做她的。柱子朝她嘿嘿一笑,叶兰儿看到柱子站起来,她意识地低头看了一下垂下的领口便转过脸去。麦把捆完了,柱子与叶兰儿站起来直了直腰闆。从远处吹来微微的凉风,就这点点的微风也能让柱子感到无比的凉爽。拐子爷拿着镰刀背在身后,从地头的埂上走过,柱子呀,不回去吃午饭呀?柱子用那顶旧草帽当着扇子不停地扇着,叔!你先回吧,我这就回。拐子爷调高了嗓门儿喊道,柱子,叶兰家的收完了你自已的亩把地也收了吧,别尽做帮工了啊,天说来雨就来雨的。叔,我懂,柱子也用大嗓门回应着。叶兰儿擡头看一眼头顶正中的太阳,知道该收工了。她从地上拿起两把镰刀朝柱子说,回吧,天不早了。柱子尾随在她的身后,路过小灌渠柱子停下了,说叶兰儿你先回我洗个澡哟,说完他沖下灌渠。柱子象是下水的鸭子,在水裏不停地扑腾。叶兰儿看他得意的样子,便放下手裏的镰刀,把脖子上的毛巾取下,说柱子你快点,我淘洗一下毛巾,淘洗完了你就上来呀。叶兰儿踩在水边,一不小心就滑入渠中。这小灌渠的水并不深,还不到一人高的深度,可叶兰儿不会游泳,落入水中就六神无主了,在水裏慌乱地瞎扑腾起来。柱子急忙沖前将她抱起,使劲地抱上岸边。叶兰儿呛了几口渠水,不停地咳嗽带着呕吐,柱子把她抱在怀中不停地问她,没事吧,没事吧叶兰儿?竟忘记放叶兰儿下来了。叶兰儿湿渌渌的身子躺在柱子的怀裏,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她婚后到现在从未有过的,让她这颗女人的心跳得利害,血液也沸腾起来,还嗅到了一股强大的男人气味,这种气味是来旺身上所没有的。她记得,入洞房的第一夜,来旺象是遗失了什麽东西。在她的身上不停地寻找,剥开她的衣服用双手在她的身子上到处收索,来旺伏在她的身上使劲地揉搓软中带硬的乳房,手指拨弄乳头,在来旺的粗鲁调逗下,叶兰儿的乳头变得坚硬肿胀,原本红润的乳尖此时更爲挺拔。来旺急忙脱下了裤子,可他那裆中之物涨得狰狞可怕,他把那话儿朝叶兰儿在未经过湿润的阴道裏腰力起劲一捅,叶兰儿大叫啊的一声,眼泪涌了出来。两手更是抓紧被单。任由来旺野蛮粗梗的撞击,不到一分锺,他便倒在她身上,听到的是一声歎息和入睡的呼噜声。叶兰儿慢慢地睁开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柱子,他那双眼睛发出的光让她的心感到发烫。她感觉到了什麽,猛然将右手从他胸脯厚厚的肌肉上拿开。柱子这才缓过神来,轻轻地将叶兰儿放下。(五) 柱子放下叶兰儿,满脸通红显得有些尴尬,在他双脚周围与叶兰儿一样淋下一圈子的水。说真的,到现在柱子的心口仍然跳得利害,因爲这是他除母亲之外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肉体,这种感受心裏说不出是什麽滋味。 王玉珍做好了午饭,看到叶兰儿与柱子回来就把饭菜盛上。叶兰儿一言未语就进房裏去了,出来时已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桌边的来旺随口问了句:咋的,落水了?叶兰儿瞪来旺一眼,说吃你的饭吧,饭塞不住你的嘴呀?柱子在门口的井边脱下上衣,打了桶井水把上衣淘洗一下,然后使劲地拧干了水重又穿上。刘大海听到老伴的叫喊,来旺他爹,吃饭啦!便把烟杆挂在肩上进得屋来,翻着白眼瞟了一下叶兰儿与柱子。几天下来,麦子收割上场也打完了。但是,这几天对叶兰儿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婆婆的要求对她来说,她无法做到。她难于啓齿对柱子说她要他做那事儿,她更没有想过与不是自已的男人做那事儿。可她被柱子从水裏抱起睡在他的怀裏时,他滚烫的胸膛让她感到是男人的一种力量,而女人所需要的那种幸福那种欲望,她却无法得到。 天渐渐地黑了,蛙与蟋蟀和知了的叫鸣声组成了夏日的夜曲。刘大海在竈后烧火,王玉珍在锅台上忙碌,一道做起晚饭来。 “来旺他娘,大前天他俩儿全身湿渌渌的,你说......” “烧你的火,别瞎猜。”王玉珍爱理不理。“这事儿,咱也不好多问,只有等叶兰儿怀上才能知道。” 刘大海等在老伴嘴上,半天回他这麽几句,要说的话象是一口要吐的痰又咽了回去,只好转换了话题。“饭就要好了,这麽晚他俩咋还不回来?” “你说的轻巧,象是城裏人似的,那好几亩地的麦杆要堆五六个草堆的。” 刘大海被老伴这麽一说,也就不再言语了。场上只有最后一个草堆没有堆完。柱子在场上钗着麦杆,叶兰儿在草堆上用钗堆叠着,渐渐地已堆积有一个人高了,柱子向上钗叶兰儿就在上边用钗接着,终是堆完了。叶兰儿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随后将毛巾扔下给柱子。柱子在身上擦了几把将毛巾挂在脖子上,说叶兰儿,我和好稀泥递给你将草堆的顶封一下。叶兰儿在草堆上嗯了声,可这话音未落,她一不心小就从草堆上跌落下来,重重地压在柱子的身上。(六) 叶兰儿落下,一些麦杆也滑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双唇已接触到柱子的嘴上,这一举动只是一瞬间的事儿。她想爬起,可那些麦杆使她无法立刻站立,她只是做了个女人应有的害羞动作把脸蛋转到一边,错过与柱子的目光对视。 此时的叶兰儿,象是落入一种魔镜。柱子的一股温流已渗入她的体内,连同他的脉动她也能感觉出来。人言道,恶由心生,如果不是婆婆提这个醒,如果不是天天睡在一个无动于衷的男人身边,叶兰儿不会有这个念头。一个婚后沈默两年多的女人,用孤独与寂寞的伤痛包裹自已灵与肉的欲动,终于在渴望得到的关口沖破那道理智低矮的墙。她转过脸来,把双唇压在柱子的嘴上不停地吻着,双手紧紧地抱住柱子的脖子。唔!柱子被叶兰儿的主动亲嘴吓得魂飞魄散,此刻他惊得口不能言,目不能眨,癡癡看着鬓云乱洒的叶兰儿吻着自己,怦然心跳。男人在性欲的潮水中完完整整是一座泥雕,经不住任何急流就会彻底松散。雄性的本能让柱子发出沖击的信号,他如同一头野兽开始疯狂,他立即翻过身体,要彻底地征服叶兰儿,把全身的力量传递给她。叶兰儿屏住呼吸,牙齿紧咬着下唇,紧紧地闭上眼睛,好象地球在这一刻也停止了转动。柱子将她两腿岔开,阴道自然会张开缝隙。柱子瞄準时机,慢慢向她靠近,眼看着就要插入缝隙,叶兰儿却这时迎上,啵的一声,刚好紧紧得把柱子的阳具吞没,她兴奋地将它夹在裏面活动。叶兰儿爽得飞起,她感觉自己要上天了。叶兰儿紧箍柱子的脖子,两脚夹在柱子的屁股上,仿佛在打桩一样,柱子也乐得轻松。在叶兰儿的动作下,柱子有些力不从心。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叶兰儿翻了个身,骑在柱子身上,柱子的双手被叶兰儿按在她的胸脯上揉搓抚摸,她不禁哼出了萎靡不振的呻吟声。在她屁股撅起来的上下抛落,柱子的阳具始终没有脱离她的小屄。她蕩漾在女人的幸福之中,身体微弱的疼痛在柱子给她带来的快感中渐渐地淹没。柱子抖落身上的麦杆,全身如同从水裏刚爬上来汗流满身。叶兰儿还睡在地上不动,如同死去一般。她感到全身发烫,是满足之后的瘫痪。 “叶兰儿,咱回去吧,这麽长时间了,大海叔定会来寻咱们的。”柱子说这话时,好象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柱子。”叶兰儿从地上坐起来 “嗳!”“你以后还想我吗?”柱子象是偷了一件自已喜爱的东西,不知是还给人家还是留下,没有回答。 “柱子,咱问你话哩?”柱子傻傻地点了点。“只要你喜欢咱,咱就天天给你。” 到达叶兰儿家的路口,柱子将肩上的铁钗交给叶兰儿,说他回了。叶兰儿说,你不吃饭呀?柱子说他不饿。叶兰儿望了他一眼,说你吃生铁啦,干了半天的活还说不饿。叶兰儿拗不过他只好独自一人回家了,她知道,柱子这小子一定是心虚哩,才不敢来吃饭的。 叶兰儿家的小狗听到声响,在门口大声地汪汪起来,当叶兰儿走近它它才摇动着尾巴不再咬叫,连蹦带跳地迎上前去。婆婆王玉珍听到狗的咬叫声便开门出屋,说,叶兰儿回来啦,娘给你热饭去。叶兰儿说,娘,你先去睡吧,我想先洗个澡。王玉珍转身回房了,房内很黑只有刘大海的烟锅在一闪一闪地亮着。王玉珍上床夺过刘大海的烟杆说,抽,抽就知道抽,呛死了。她又抵了抵刘大海,说往裏挪挪。王玉珍放下帐门,对上头房的叶兰儿叫了一声:兰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