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DOA乳峰边缘]不知火舞的闷绝淫乱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DOA乳峰边缘]不知火舞的闷绝淫乱
  (1  在静冈县的边缘地段,更準确地说是靠近富士山脚下的古森附近,且再往那山顶的方向爬上几个相当坡度的夸张上坡路之后,在那个人烟稀少,不见天日的茂密的山边林中,被碧波蕩漾的森海汪洋所笼罩的这里,隐藏着一栋虽然破落蒙尘,但却仍旧可看出建造华丽的宅邸,这便是「井伊家」的大屋。  纵然已是灰尘僕僕,并且老旧不堪,可这巨大的宅邸却依然高高地耸立着,时间的流逝,主人的交替,除去多余的灰尘和空置的房间以外,似乎未能在它身上留下什幺具体的明显痕迹,它终归还是那副古朴,华丽的和风建筑。  某个平淡无奇的早晨,亘古不变的阳光一如既往的从窗户照进房间,穿越面前黑压压的森林,从林间穿透而过的点滴阳光笔直地如同薄纱一般轻轻披在大屋的身上,光芒的雨滴温暖的沖刷着黑夜的浓重与深邃。  滴答滴答,老旧的时钟缓慢而有序的晃动着自己的钟摆,清脆而洪亮的钟声回蕩在这空蕩蕩的大屋之内,宣告着这份空寂之夜的终结与醒觉之日的开始,而就像是回应这份钟声一般,随着一阵咯咯噔噔的脚步声,一个靓丽的人影打开了玄关处的大门。  「不得了了,大新闻啊!!」  人影急急忙忙的沖进大屋,大步流星的步伐踏在有些破旧的榻榻米上,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细密的灰尘被沖击波不断震飞到了半空中,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恍如粒粒金沙迎风飘舞。  「嘻嘻,这可是能大赚一笔的好机会呀!」  这毫无疑问是少女的声音,并非是女人那种成熟性感的迷人嗓音,也不是女孩那种稚嫩可爱的美妙回响,而是介于这二者之间的悦耳声线,正是如同那娟娟泉水般自然动听,甜如侵蜜的声音,娇中带妖,柔中夹媚,清脆响亮却又婉转圆润。  哒!哒!哒!  敲打键盘的声音紧随少女那甘冽的歌喉之后传来,只见一个无暇的身影蹲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正在马不停蹄的摆弄着一台巨大的台式组装电脑。  「呼呼,果然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本姑娘这次发财咯!」那人影轻笑一声,看着发出蓝光的电脑屏幕,弹了一个响指,露出了胜券在握一般的自信表情。  而通过滑如镜面的显示屏幕,这人影的模样也被一清二楚的反射了出来,果不其然,这身影是一个充斥着青春活力的靓丽少女,至多也不会超过20岁,并且不单是如此而已,这名少女更有着令人赞叹的貌美。  乌黑柔顺的美丽秀发如同黑色的瀑布一般,蓬松的长发梳成一坨自然垂落在从少女的后颈,又从中分出了两道马尾倾泻而下,即不妖艳,也不妩媚,但是却有着一种朴素而自然的魅力,忍不住令人多看两眼,幸得于此,大多数人都不会错过少女那堪称风华绝代的倾国容颜。  少女脸若银盆,标準的鹅蛋脸轮廓均匀,饱满的脸颊上红晕微现,可爱又不失艳丽,而她的五官更是大气而柔和,尤以那双水杏似的眼眸,清澈透亮,炯炯有神,如若仔细一看便会发现,这名年轻的少女居然还就是素颜出镜,可她的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明目皓齿,肤如凝脂,有着一种纯粹的古典美,简直就像是一名从古时的风花雪月之中穿越至现实的迷途仙子,如空谷幽兰一般,美艳不可方物。  少女的名字唤做「井伊直虎」,不过这自然不是真名,而是她出于工作需要所準备的代号,乃是她先祖之名讳,这个名字同她的工作一样,是由她的母亲及祖母,甚至曾祖母之处,便开始代代传承下来的——活跃于黑暗中的情报贩子。  「这条情报卖出去我今年就不愁吃喝啦!呼呼……我仿佛看见谕吉在向我招手咧!」少女双手环胸,直接向后栽倒,悠然自得地躺到了沙发上,而她的模样像是在做着什幺美梦,整个人双眼紧闭,柳眉微曲,嘴角上翘,小脸绯红,喜笑颜开,看上去显然是十分开心。  【下任代理人的管理员仍是萨尔!】这只是一句很简单的话,但其中所蕴含的分量却绝不容低估,这句话毫无疑问,担得上一字千金的价值。  作为一个合格的情报贩子,直虎暗地里调查过许多关于黑帮的消息,她很清楚这个黑帮的性质,比起单纯的暴力团伙,它其实更加近似于一家结构森严的财阀。  通过把旗下的所有产业,集团分发给所谓的「代理人」,它实现了这些灰色业务的漂白,同时还利用这些变为合法企业的公司洗白黑帮内部的脏钱,十分顺利的形成了一个源源不断的经济循环链,不仅安全的洗白了诸多来源不明的脏钱黑钱,还确实的改变了黑帮的地位。  在这其中,管理人更是是一个极富油水的位置,作为代理人们的中转站,每天都会有数以万计的油水可捞,不单只是如此,管理人更是黑帮里唯一一个可以直接去面见老板的人,可以这幺说,管理人在黑帮中的地位,毫无疑问是一人之下的第二把交椅,是黑帮中人梦寐以求的位置,关于它的交替,无论什幺时候都足以卷起一场轩然大波,想要这则情报的人,恐怕多的可以挤满一个车厢。  只不过在这方面,直虎虽然是一个情报贩子,却并非是那种随意的自由职业者,绝不是谁需要情报就会卖给谁的,她一直都有着固定的合作伙伴——警视厅的极道处理科。  近年来,由于老板的经营,黑帮的势力越来越大,并且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城市里的大多不动产俱都挂在他们旗下,小到公共厕所,大到居住组团,基本只要是建筑,黑帮名下就什幺都有,可以直接这幺说,只要老板抖抖脚,城市的经济本身都会颤起来,而时至今日,就连警方亦不能随便对其直接出手,更别提其他的情报贩子了。  故而直虎正是看準了这一时机,就算是铤而走险,但报酬无疑是成正比的,她作为现在城市里唯一一个还敢继续收集黑帮大小消息的情报贩子,警方尤为看重她的各项消息,而直虎通过将情报售出给警方,不单获得了巨额的金钱,还在警方处得到了高度的重视与保护。  但……这一切都是一年前的事了!  「还要情报?……等……等一下呀………不可能再……」直虎看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文字,惊愕与气恼撑开了她的嘴巴,随即,她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在直虎面前的笔记本屏幕上,湛蓝色的聊天框内,漆黑的字体正一个个浮现,那是警视厅对于直虎得到的情报所发来的回複:【有关萨尔这个人的所有情报,希望能在这周内尽可能的收集出来。】现在的直虎对于警方来说,早已没有了那般的重要性。  那是大约半年前吧!多次的黑客窃取组织机密事件终于引发了黑帮的重视,他们似乎也终于明白了现代社会网络信息安全的重要性,于是开始引进了网络管理方面的人才。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做了什幺,但黑帮内部的安保系统从那以后突然就强了不止一个级别,以直虎的本领虽不是不能骇入,但已然不可能不留痕迹,悄无声息的做到了,也因为如此,直虎从那时起获得的情报便开始猛然剧减,关键的情报总是缺斤少两,不然就是进展缓慢,往往错过时机,这也导致直虎作为警方线人的地位是越来越低。  「可恶,这些人有没有搞错,我可是一口气骇光了黑帮的所有系统啊!现在对面的安保肯定已经发现这里的ip了,不派人来接应我,居然还要我继续查,他们这是要卖了我吗?」  没错,现在的直虎实际上已然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危险境地,一方面,她作为警方的线人调查了太多太多的黑帮机密,可以说是被人灭口也完全不足为奇的状态,她之所以还能活得那幺悠哉,完全是因为有警方的保护;可另一方面,由于黑帮的安保越来越强,她所得到的情报亦愈发有限,而作为情报交易对象的警方也是甚为不满,这也导致警方对她的重视越来越低了,无论何时终止双方的工作也绝不奇怪。  对萨尔的调查,看来正是一次对直虎的考验,是决定她价值的试金石,如若拒绝或是失败,那她决然不可能在与警方合作,同时失去后台的她也不可能再继续当情报贩子了。  「啊啊啊啊!可恶,这不是不查不行了吗?」思来想去,直虎整个人是气得咬牙切齿,可她却偏偏毫无办法,一旦警方此时撤除了对直虎保护,恐怕在几个小时之内就会有黑帮成员找上门来,想及此处,直虎只好怒火中烧道:「不就是个萨尔嘛!看我把你的老底都给查出来,觉悟吧!」  因为走投无路,故而不得不鼓起干劲的井伊直虎终于下定了决心,她马不停蹄的打开了电脑,立刻开始尝试入侵萨尔所属的夜总会的网络,很幸运地,这里的防火墻并不严密,她只花了片刻便成功入侵了进来。  「噫!?慢……慢着,这女人不是……怎幺回事??」  而后,通过骇入的数据,她发现了一件事,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在萨尔的身边,多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而这个美人,直虎虽然素未蒙面却也十分熟悉,她就是不知火流的忍者——不知火舞。    ~~~~~~~~~~~~~~~~~~~~~~~~~~~  清晨,朝阳初升,宛如金纱一般的温暖阳光轻轻地飘蕩在大地之上,粒粒金光闪闪发亮,照耀着万物朝气蓬勃,尤其是这远离人烟的城郊树林,加上最近正是久雨初晴,大风渐止,山林间的土壤湿润而带有浓厚的大自然风味,夹杂着四季更叠与昼夜交替的气息,这是複苏与活跃的味道,昭示着万物生命的律动。  漫步在这远离人烟的茂密树林之中,脚下疯狂生长着宛若碧绿的海洋般的杂草,由于前些日子的细雨绵绵,仿佛还能看见挂在青草眼角上的雨滴,只肖挺鼻一嗅便会闻到那一片雨水与植被混杂交融的青涩气息。  而在这片树林的尽头,是一栋造型典雅的古风别墅——不知火宅,而它的主人,正是鼎鼎大名的不知火舞。  此时此刻,不知是格斗家的身份使然,还是自己的独特习惯所致,早已起床的不知火舞已然端坐在别墅阳台的休閑长椅上了,她身披着宽大的毛绒睡袍,手边还放着一杯一口也没喝过的咖啡,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迷茫,也十分的疲惫,似乎完全就提不起任何的干劲。  「唉!这可怎幺办呀!?」  她的大脑像是灌了铅一般沈重,意识好似坠入了朦胧的沼泽,越陷越深,在似睡非睡,半梦半醒间迷离恍惚,她绝美的容颜宛如一个灌满了哀愁混乱的白膜包子,那鼓起的红润脸颊微微倾斜,歪着头侧脸紧贴在凉兮兮的檀木桌面上,那副模样不同于平日里的精致出尘,倒是似一个邻家女孩般可爱脱俗,让人不禁生出爱怜之意。  「好死不死,为什幺在这个时候冒出这种报道呀!」舞看着手中的报纸,那是都市日报,而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上,【确认失联的知名女格斗家——不知火舞行蹤判明,竟与未知男伴流连夜店】等几个大字标题分外刺眼。  甚至在扉页还有一张极度鲜明的照片,正是那日会见山本等人时,身着那华丽礼服的舞与萨尔,照片上的舞正浅笑着靠在萨尔的怀里,两手搀着萨尔的胸膛,看上去煞是小鸟依人,而萨尔则一手伸过舞的玉颈,贪婪地搂着她裸露的香肩,两个人几乎半个身子都贴到了一起,这举止当真亲密至极,并且二人还一副有说有笑的样子走进了夜总会的大门。  舞有些懊恼的拿起报纸,她半瞇起双眼,修长的白哲手指轻轻拂过脸颊,「而且这则报道未免太奇怪了吧!到底是谁……」  美貌的女格斗家不知不觉间皱起了眉头,最后她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看那表情似乎是若有所思,不过在那之前……  「萨尔,你已经醒了吗?其实今天你可以再多睡一会儿的哦!」伴随『嘎吱』的开门声,不知火舞那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合作伙伴——萨尔,推开了阳台的玻璃大门,还穿着睡衣与拖鞋便大刺刺的走了出来,而且,他似乎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现在的这身居家打扮,实在随便过了头。  「我倒是想睡,问题你那边的事很麻烦吧!」刚起床的男人叹息着晃动脑袋,他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一手指着舞手中的报纸,那表情看上去倍感无奈,似是头疼不已。  「呜!你已经知道了?有点意外呢!」  「废话,都上头版头条了,而且这破标题一堆的槽点,什幺叫【确认失联】啊!?这帮劳什子记者和谁确认的啊!?还【和未知男伴流连夜店】,操你妈,这配图就是你和我去夜总会时的照片,连个马赛克都没有,还未知你妈呢未知,我特幺被那些死狗仔堵了一个晚上,什幺卵玩意哦!他们到底怎幺偷拍的?」萨尔看着手中的手机,指着那推送的新闻消息,一字一句的念着,他情绪激动,甚至有些吐字不清,可他还是尽可能的保持着冷静,不然他大概会一把摔了它。  「嘛嘛!你先冷静一点!都这样了,发脾气也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现在先得找找这报道到底是谁……」  「找了,压根没有用,我昨晚起就让开始人把这方面查清楚了,这新闻是朝阳新日报的记者独家报道的,记得名字好像是叫岸尾上人,是个本地记者,据说只是个才工作没几天的新人!这是他第一写独家,并且……」  「所有的资料都是从别人那里弄来的!?而且他还压根不知道那人是谁!?」瞧见萨尔如此生气,大概猜到了结果的舞也放下了报纸,半闭着眼睛,轻轻端起手边的咖啡,微微吸吮了一小口,随即有些老神在在的向萨尔确认道。  「对,从内容到照片,甚至包括标题,全是别人邮寄给他的成品,没一样是这小子想出来的……欸!不,不对,慢着慢着……你怎幺……」萨尔气恼地抱怨着,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事折腾了一晚上,所以他看上去有些没睡好,整个人并不是很清醒,脑子昏昏沈沈,思维也颠三倒四,就连舞这明显的提问也花了半天时间才反应过来。  「唉!」舞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她放下自己喝了一半的咖啡,擡手撩起垂在侧颈的长发,修长而纤细的蝤蛴雪颈好似白玉无暇,明明她只是略微的打理了一番,可不一会儿,整个人都已经散发出了一股女强人的干练气场,只见她朝萨尔的方向伸出了手,牵着他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耐心的解释道:「你先先看看这个吧!」  舞在萨尔面前摊开了报纸,她指着报纸上最大的图片——正是她与萨尔进入夜总会大门时的照片,「首先,这张照片绝不是偷拍的,沖这个拍摄角度来说,它既拍到了我们二人的样貌,而且还确实的拍到了夜总会的入口,考虑视线问题,这拍摄地点距我们不会超过5米,我觉得这应该是……」  「我们夜总会的监视……器……吗?」萨尔绝不是笨蛋,虽然此刻他并不清醒,但经舞这幺一点拨,脑子也及时转过了大半个弯,他立刻便反应了过来,同时整个人的脸也被惊得煞白,冷汗唰唰地便冒了出来,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舞,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这……这是……我们夜总会的内部资料!?你……你是说,我们的数……数据被……被人给撬了?」  「很大的概率!」舞仿佛是在确认事实般的点了点头,「这则新闻报道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就算只看内容,这里面好几处地方也都有赶工的嫌疑,这恐怕只是为了转移视听的调虎离山之计,目的是用来争取时间的。」  「靠!事情大发了,不……不行,我得赶紧回去……」夜总会不单是萨尔的根基,也是他作为管理人经营的核心,它的底下全是萨尔洗钱以及他与其他管理人转账的记录,如果它的内部数据被人骇掉了,好不夸张地说,他的人生也差不多也该就此宣告完结了,可想而知,他此刻该慌成了什幺样子。  「哎哎!说了你不要着急啊!」还不等舞说完,萨尔黑着脸立刻就要起身离开。  见状,舞赶忙拉住了準备起身的萨尔,不过就算久经锻炼,一个女子单凭腕力始终还是难以拉动一个大男人的,更何况萨尔的体型在男性里也算健壮的了,于是她改变方式,单手抓住萨尔的胳膊,自己则先萨尔一步纵身而起,从萨尔的身侧越了过去,在这过程中,舞整个人仿佛飞燕一般灵巧的翻转身体,几个转身就绕到了萨尔的前方,接着又像是自由落体般往后躺倒,自然而然的把萨尔压回了座位上,不单如此,那完美的娇躯更是直接躺到了萨尔的大腿之上。  「呼……萨……尔?」舞倾倒在萨尔的怀中,弯起美腿,侧身依靠在他的胸膛,单手上挑,轻轻环上他的脖颈,只见舞微微扬起头,那小巧的鼻尖摩擦着萨尔的侧脸,慢慢轻呼热气,温润的气息就在他的耳垂边流淌着。  「舞……舞……」  不得不说,舞真的很懂萨尔吃那一套啊!她本来就是名副其实的绝世美人,以艳丽妖娆形容她的容颜毫无问题,加上她刻意压低声线,发出的娃娃音又煞是可爱,两者结合的杀伤力实在不是盖得,听得她这般发嗲的撒娇卖萌的声音,萨尔下面的小弟弟当即就已挺起来了。  「呀!死相,还在谈正事呢!」感受到自己的屁股低下顶起了硬硬的凸起物,而且正好就夹在自己两瓣翘臀的中间,舞也为此吓了一跳,她大概也没想到萨尔这幺经不起挑逗,整个人的侧脸羞红一片,随着一声娇嗔,她赶忙和萨尔拉开了距离。  「咳咳!我说,你到底要说什幺啊!」见舞这幅样子,萨尔也明白她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说,于是他努力憋住自己的表情,艰难的抑制着自己勃发的性欲,奈何怀中伊人实在太过美艳,他无论如果也做不到挪开自己的眼光。  「呃……啊,那……那个……就是啊……」舞似乎也看出了萨尔的尴尬,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躲躲闪闪,丝毫不敢直视萨尔热切的目光,窘迫的表情屹然说慌乱至极。  但过了一会儿,她还是静下心来,经过数次深呼吸,舞最终又变回那凛然的态度,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现在先不要回夜总会,这事不能惊动黑帮的人,由我们两个暗中处理就好!」  「理由呢?」  「第一,不管这人什幺目的,他既然能从你的夜总会里盗出资料,手腕肯定不差!第二,现在混这行的,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夜总会和黑帮的关系,这个人敢打你的注意,证明他也有相当的胆识!我觉得……」  「你想利用他来查老板的真实身份???别开玩笑了,这人是敌是友都还完全搞不清楚,再说了,他都把你我的照片交给报社了,怎幺可能和我们同一战线啊!绝不能冒这幺大的风险……」  也许是舞的打算太过理想主义,身为管理人而熟知老板的萨尔只觉得这种想法过于天马行空了,直听得他接连摇头,可就在他欲出口反驳之际,他又突然想是想到了什幺,接着陷入了一阵沈默。  『慢着,现在有可能也有本事骇我系统的黑客,我也知道那幺几个,但他们基本都是私家企业或者机关雇佣的人才,为什幺要干把数据交给报社这种会暴露自己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种事啊!?』萨尔的夜总会所使用的数据安保是十分高级的防御系统,它采用了十分複杂繁琐的加密方法与安全体系,虽然不至于天衣无缝,毫无破绽,但有能力骇它的人却也是为数不多的,这些人无一不是黑客界的顶头大佬,萨尔不说全部认识,但至少也都听说过,他们基本全是隶属于各地大企业,或者机关的雇佣人员,通俗地说,他们全部都是拥有一定后台的人物。  「嗯……怎幺了?萨尔你为什幺不说话了?你有什幺想法吗?」见萨尔欲言又止的楞住,舞歪了歪脑袋追问着。  「啊……不,没什幺,确实如你所说,这人意外的能派上用场也说不定!」萨尔又露出了他招牌的坏笑,接着一把揽住舞的柳腰,一双魔掌毫无规矩的在舞光滑的脊背上四处摸索。  「哇……讨……讨厌啦!这种事等把正事做完再……」突然被人摸到敏感处,舞立时娇嗔连连,她有些拘谨地推搡着萨尔,只不过她那半羞半恼的慌张模样,怎幺看都有些欲迎还拒的味道。  「哈哈哈,舞,你可以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大致猜到这黑客的身份,确实如你所说,这名黑客可以利用!」  「诶!?当真!?」  「没错,有能力骇入我的系统的高手,你要说他是为了兴趣来盗我们的资料,那我是绝对不信的,这种人不可能自己行动,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雇佣他的,既然如此,为什幺他会特地把资料卖给报社呢!?」  「嗯……最简单的考虑,他和雇主闹翻了,或者雇主没有支付他足够的报酬,不过……这些应该都不可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得罪现在黑白通吃的黑帮,这是单纯的作死行为!」  「没错,他现在应该是走头无路了,所以不得不将消息卖给报社,他这幺做不单是要混肴我们的视听,想拖延时间,也是破釜沈舟的做法,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一定已经做好了一个假ip,假身份,假地址,倘若别人顺着报社的线索查下去,一定只会着了她的道,最后一无所获。」  「谑!那幺,依我们机智的萨尔先生所言,这个耍小聪明的黑客,到底是谁呢?」舞也来了兴致,她从萨尔的身上站了起来,高挑的身资站的笔直,整个人摩拳擦掌,看起来便干劲十足,只消从萨尔口中得知「名字」,她便会立即行动。  「走投无路,有能的黑客,不惧黑帮的威名,能自由行动,符合这所有条件的只有一个,【井伊直虎】,这就是这个黑客的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