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极品家丁徐芷情篇改编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极品家丁徐芷情篇改编
进了城,找了家客栈,开了一间房,就抱着徐芷晴上楼去了,开房的时候徐芷晴本来要让胡不归开两间的,可转念一想,自己和他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自己现如今确实要人照顾,索性没有开口  晚上,胡不归弄来了消肿止痛的药粉和药丸,在给军师洗完澡之后,又给她敷上了药,吧赤裸的军师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自己立马脱了个精光,跳进徐芷晴才洗过的水里,也舒舒服服的洗了一遍之后,擦乾净身体,叫来饭菜,一口一口的喂完军师,也赤条条的钻进了同一个被窝,徐芷晴在他温柔的照顾下,很是感动,也没有拒绝,倒是有些理所当然的感觉。  一夜无话,第二日,两人睡到日上三竿才悠悠醒来,在胡不归的帮助下徐芷晴检查了一下已经不再疼痛的下体,「哇,军师,你的阴唇又恢复了鲜嫩,已经好了耶!」  胡不归趴在徐芷晴的大腿根处,用手指撩拨着粉红色的阴唇,夸张的说道。  徐芷晴被他弄的心里大羞,但敏感的身体却又有了反应,蜜穴中又开始流水了,胡不归知道军师又有了性感,但又害怕才恢复的蜜穴禁不起自己的打肉棒抽插,只好放弃插穴的打算,另寻其他办法洩火,他把坚硬的肉棒举到徐芷晴的眼前,央求着道:「军师,你看它这幺硬了,帮帮我,能不能替我含含?」  看着抵达唇边的肉棒,徐芷晴犹豫了一下,却没有开口拒绝,也许是两人有了那幺多次的肉体关係,徐芷晴从心里并不排斥这个男人,更何况自己也想要了,伸出玉手,轻轻地扶着那让自己无数次高潮欲死的淫棍,捋开包皮,露出紫红色的硕大的龟头,伸出香舌轻舔一下,用性感的嘴唇包住龟头,慢慢地吞入口中,「哦……军师……哦……好舒服……」  两人不知何时已经把体位调成了六九式,胡不归也舔起了徐芷晴那淫水氾滥的小穴,「哦……胡不归……别咬……啊……」  胡不归咬着军师的阴蒂,拚命的吮吸着军师那喷涌着淫水的骚穴,没多久,两人都在对方的悉心舔弄下达到了高潮,胡不归把积攒了一夜的精液射进了徐芷晴的口中,徐芷晴犹豫了一瞬,之后一滴不落的吞嚥了下去,胡不归也在大口大口的喝着徐芷晴高潮的淫水。两人相互口交之后,温存一阵,便起床了。  这次巡视边防,对二人来说,注定是不同往日的,本来一地最多只需一日的事情,胡不归愣是弄了两三天,住店时胡不归总是在徐芷晴开口前只要一间房,徐芷晴一开始还有些反对的意思,到后来变成了习惯,一切琐事都由胡不归安排,也不再过问。每天晚上都免不了和胡不归颠鸾倒凤一番之后大被同眠,在第一座小城的三天里,胡不归在徐芷晴半推半就之下,就将军师身上的三个洞穴玩了个遍。每一次都干到徐芷晴哀声讨饶,发誓以后回到军营还要给胡不归操干,才放过她。  「哦……胡不归……你又……插人家后面……啊……」  「啊……胡不归……啊……小豆豆都……被你咬坏了……啊……」  「啊……呜……你又让人家吃……呜……你的……呜」  每次出去巡查军营和当地府衙,胡不归都要求徐芷晴徐芷晴只穿着薄薄的丝裙,里面什幺也不穿的去和那些边防军官或是士兵见面谈公事,一开始,徐芷晴还有些不适应,总感觉很羞人,担心被人看到,害怕毁了自己在大华军人心目中的形象,有些不同意,在一次次胡不归偷走自己贴身内衣后,徐芷晴只能真空上阵,好几次都被一群群大胆的士兵视奸,甚至动手动脚,让本是惧怕暴露的徐芷晴兴奋不已,回到客栈后都被胡不归玩弄的差点昏死过去,徐芷晴在一开始的被逼无奈之后,逐渐地体会到这样的快活,慢慢地接受了在公众场合不穿内裤胸衣的行为。  每次只要出城远行,一离开别人的视线,胡不归便让徐芷晴换上暴露而又简短的衣服,像第一次两人共乘一骥那样,都赤裸着下体,把肉棒插在徐芷晴的淫穴里,随着马背的颠簸抽插着。  一开始徐芷晴还有些抗拒这样的性交方式,可是一旦骑在马背上被胡不归从背后插入之后,徐芷晴就立刻变得主动起来,她总是迫不及待的抓过缰绳,催动马儿由慢到快,最后在开阔的荒漠上疾驰,每次这样酣畅淋漓的交合完毕,徐芷晴的小穴都会被操干的红肿疼痛,不得已的都要休息一天,也亏的徐芷晴的恢复能力超强,不论第一天被姦淫的有多累,休息一夜之后,都能恢复如初,小穴和后庭依然是如处女般紧窄和鲜嫩,只要一穿上衣服,遮住那诱人的酮体,除了体态和神情上越来越妩媚外,其他的没有丝毫不妥,依然高贵清冷,不可逼视,不过眉宇间的一丝蕩人的骚媚之意却怎幺也遮掩不住。  一共五座小城,本来最多三五天的事情,这一次却被两人整整耽误了半个多月,在这半个多月里,徐芷晴放下了所有的包袱,忘记了林三,和胡不归歇斯底里的性爱交合,胡不归也在徐芷晴的身上把自己毕生所学的性交方式一个个地用了个遍,什幺肛交、臀交、足交、乳交、口交等等,这期间不仅胡不归巩固了所有的淫乐技巧,就连本来对各种技巧都很生疏的徐芷晴,也在无数次的调教中,熟练起来,两人更是蜜里调油,如胶似漆。  回到大华军营的路上,两人终于不再同骑一匹马了,这并不是胡不归不愿,而是徐芷晴怕毁了自己的名节,被林三抛弃,先是以死相逼,而后又答应了胡不归某些淫秽的条件,。看起来色慾熏心的胡不归才放过军师。  半个多月前,徐芷晴裙子底下一丝不挂地外出巡查,半个多月后又是里面一丝不挂的回到军营,别看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徐芷晴是那样的不拘小节,和胡不归交合时无所顾忌,但到了大华军营,几乎这里的每一个士兵都认识这位大华女军师,徐芷晴想到自己裙子下的赤裸肉体,没来由的感到无比的羞怯,才空置了半天的菊门和蜜穴又感到无比的空虚,敏感的蜜穴中又开始渗出蜜液  两人才刚走到军营大门外,就有眼尖的士兵高呼:「军师回来了!军师和胡将军回来了!军师回来了!」  一开始只有一两个人在那里喊叫,待得两人越走越近,越来越多的士兵看到安然无恙骑着马归来的徐军师和胡将军,大家一起欢呼雀跃,好似天大的喜事一样。  徐芷晴和胡不归都有些纳闷,怎幺我们巡查一次边境回来,大家伙儿都高兴成这样?  带着纳闷和不解,胡不归拉过一个熟识的小校,一问才知,由于两人出去了半个多月,也没有任何消息送回大华军营,整整半个多月都杳无音讯,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往常徐军师去巡查边境防御,最多花三天时间,而且还一天一报,从来没有忘记过,但是这一次徐军师和胡不归一去半个多月,没有一丁点的消息传回。军营里,包括林三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二人出了意外,几天前林三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发动数十万大军前往荒漠里寻找,却因为大华和胡人谈判到紧要关头离不得林三这位主心骨,更不能随便的在这个敏感的时间里出动大队的军马,要是胡人将领和军民误会,这次两国快要成功的谈判势必破裂,李泰老将军老成持重,最终还是把顾全大局的林三阻拦了下来。  数十天毫无音讯,整个军营都对二人能否平安归来绝望了,但是今天,人人敬爱的大华军师、女中诸葛正完好无损的骑马归来,众人哪里还不欢呼雀跃。  得知真相的胡不归,不由哭笑不得,由于两人这一路上疯狂的交合,尤其是每次两人共乘一骑时,那种酣畅淋漓的抽插,每次结束都把徐芷晴舒爽到神志不清、抽搐痉挛,脑子里除了肉慾就是快感,刚刚有些清明,又被胡不归玩弄,根本就忘了时间,忘了往回送消息。胡不归以前根本就没做过巡查的事情,加上注意力全集中在抚媚可人的军师身上,脑子里整天想着如何彻底地调教这一平日里,可望不可及的军中女神、男人眼中的尤物,哪里还顾的其他。所以就没有托人往大营送过消息,以至于造成两人已经身遭不测的误会。  胡不归用力地挤到被众人围在中间牵着马匹的徐芷晴身边,凑到军师耳边,悄声对她说明了事情的原因,说完还「嘿嘿」一笑,对着军师的精緻的小耳朵吹了一口热气,明白前因后果的徐芷晴臊的耳根一阵通红,双腿发软,本来就渗出蜜液的小穴更湿了,一种难耐的空虚从蜜穴传来,要不是周围有这幺多人,徐芷晴几乎都要忍不住用手去自慰一番。  脑海里忍不住回想起和胡不归一起疯狂淫乱的十几个日日夜夜,徐芷晴只感觉浑身火热,努力的不去想,可怎幺也摆脱不了,想着胡不归那粗大的肉棒在自己体内进进出出,蜜穴中空虚更甚,淫水流的更快了,开始顺着大腿之间的缝隙缓缓地往下流,股间一阵阵的酸麻,酸软的双腿轻微的颤动,几乎要撑不住了,围观的士兵越来越多,两人与周围士兵的距离越来越近,闻着四週一群龙精虎猛的汉子身上散发出的汗臭味,更是刺激着徐芷晴敏感的肉体,脸上红坨坨的,彷彿喝醉了一样,随着众人越挤越近,不时的还有人的胳膊或是其他部位不小心碰到了敏感的发烫的身体,造成徐芷晴的轻微颤抖和鼻音,几乎呻吟出声,徐芷晴此时迷离的两眼水汪汪的,脸蛋儿红的要滴血,胡不归早就发现了军师的异样,和她有过那幺多次的性爱经历,胡不归对军师的身体和表情变化了若指掌,他知道军师经过自己一路上的调教和开发,身体和心理要比原来敏感了许多倍,在这样的全是男人的场合,加上她裙子底下一丝不挂,难免心里很紧张,紧张加上心里和感官的刺激,让美丽的军师已抵达即将高潮的边缘。  这幺些天的不分昼夜的夫妻生活,让胡不归在心里已经认定军师就是他的女人,胡不归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当众出丑,要是自己让军师在这幺多的士兵面前高潮,那军师还不恨死自己啊,说不定,素来贞洁的军师还要自寻短见。想到这些,胡不归排开众人,扶着摇晃欲坠的军师的香肩,板起脸对周围热情的士兵说道:「军师巡查归来,已经很累了,大家都各忙各的去,我送军师回营休息,顺便你们谁去通知下林将军,就说军师已经平安归来,已经回到军师营帐休息了,叫他不要担心,安心和胡人谈判。」  一小将走到胡不归和军师面前,「胡将军,林将军正在胡营和胡人谈判,我立刻就去通知他。」说完便转身飞奔而去。  等到众人散开,胡不归拒绝了想要帮忙的几个将领,站在军师左侧,左手手彆扭的扶着军师的腰,右手搂着军师的香肩从背后绕道胸前,看似无意的正好隔着衣服,按在徐芷晴右边的爆乳上,「哦……嗯……不要……啊……」  不知何时,趁无人注意这边,胡不归的淫手已经从徐芷晴的腰上滑到了翘臀上,两根粗硬的手指隔着裙子重重的顶在了菊花上,几乎就要破门而入,按在胸口的大手隐秘的在挺涨的爆乳上揉捏几下,有用两个指头夹住勃起的乳头,轻轻地撚动着。本就欲要高潮的徐芷晴强忍着高潮的冲动,轻声的呻吟出声,扭头望着一脸淫笑的胡不归,满脸哀求之色。  受不得美人那楚楚可怜的哀求模样,胡不归停止了亵玩,两只罪恶的淫手却没有拿开,就这样保持着怪异的姿势,扶着军师回营。  随着两人离开,徐芷晴刚刚站过的地面上,一滩不算太明显的水迹,正在微风的吹拂下慢慢的消失。  回营的路,对徐芷晴来说是艰难的,面对熟识的将兵们的问好,不但要保持平静的面部表情,还要加紧菊门,防止胡不归手指侵入,乳房上忍受着粗糙大手隔着薄薄丝裙的的摩擦。好几次都要在人前呻吟出声,但都被徐芷晴咬牙忍住,心里对这样淫弄自己的胡不归暗恨不已。  一路上的军官和士兵,虽然发现两人不太对劲,胡不归那样的扶着军师,有些暧昧,却没有多想,以为是军师身体不舒服,胡将军扶她回去休息。两人因为怕人看出来,走的有些慢,胡不归也在这种害怕暴露的游戏中,肉棒挺直,坚硬的要爆炸一般,恨不能立马剥了军师的的裙子,把肉棒插进那销魂的淫穴。  眼看回营的路才走了一半,徐芷晴已经到达高潮的临界点,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高潮甚至潮吹,徐芷晴凭着最后一丝的理智,娇喘着在胡不归耳边说:「抱我回营,我不能在这里……求你!」  看着军师那滴水的目光和一脸哀求的样子,胡不归也忍不住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军师打横抱起,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涨挺的乳房,另一只手钻进军师的裙摆,中指和无名指插进了徐芷晴的阴腔,大拇指则是狠狠地按压在徐芷晴的阴蒂上,胡不归不理会惊愕的众人,发足狂奔  本就到达临界点的徐芷晴哪里还经得起如此的刺激,脑中一片电闪雷鸣,躺在胡不归双臂间的身体,猛地绷得笔直,而后一阵阵强烈的抽搐  「啊啊……」一声悠长而又撩人心魄的叫声从徐芷晴那微张的杏口中发出,让许多士兵不自觉地立刻肉棒挺立,胡不归那本就坚硬的肉棒狠狠地跳起,拍打在徐芷晴肥大的肉臀上,意识到不对,徐芷晴又连忙闭口,浪水一股一股的从下体喷出,打湿了胡不归那只扣着她蜜穴的手,顺着胳膊往下流。身体抽搐的同时,徐芷晴的双手死死地抓住胡不归的胳膊,胡不归被抓得生疼,却也不去理会,一头扎进了军师帐篷里。  冲进内帐,把还在抽搐的军师横放在床榻上,两条玉腿垂在床沿上,胡不归迅速的拉下裤子露出快要射精的肉棒,一把把军师的裙子从下往上推到腰间,找準洞穴就一插而入  「啊……不要……啊……会被……啊……发现的……哦……」  原本沈浸在高潮里的徐芷晴在蜜穴被插入的瞬间,迷糊的大脑恢复了思考,「这里是军营,刚刚营外好多人都看到,胡不归把自己抱进帐篷里,好像那时候自己没忍住叫出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  「啊……不……你快出去……啊……」  小声的呻吟着拒绝胡不归的侵犯,徐芷晴知道一定不能让外面的人听见。  此时的胡不归哪里还顾得上军师的哀求,他都快要被慾火吞没了,埋头在军事的玉乳间啃咬着,坚硬的肉棒像机械一般快速地进出在军事的蜜穴里,才高潮未退的徐芷晴在这种近乎强暴的攻势下,敏感的身体很快就来了快感,头脑里还有些许理智,让徐芷晴无力的抗拒着,但这种抗拒在胡不归的大力抽插之下,慢慢的被快感淹没,高潮中徐芷晴努力的保持着一丝清明。  「啊……轻点……啊……会被人……啊……听到……啊」  这个时候,徐芷晴已经不能抵御快感的侵蚀,紧紧地搂住胡不归的头,只求两人的姦情不被人发现,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内帐的布帘子,紧张导致本就很紧窄的小穴更是紧紧地吸咬着侵入子宫的龟头,吸的胡不归激爽连连,强忍住射精的慾望,胡不归开始了又一轮兇猛的抽插。  徐芷晴只感觉到那火热坚硬的肉棒好似顶进了自己的心坎儿里,每一次兇猛无情的抽插,就如同插进了自己的胃里,小腹随着肉棒的进出,一次次的鼓起又瘪下去,如潮水般的快感一波一波的侵袭着全身,沖刷着脑子里仅剩的一丝理智。  徐芷晴强忍着快感,尽量的不发出舒爽的呻吟,「啊……你……害死……啊……我了……啊」  「军师……你要怕被发现……就别叫出声……」  「啊……你慢点……啊」  「哦……到子宫里了……哦……」  「啊……别咬……会坏掉……啊……」  「啊……你又掐……人家的……啊……小豆豆……啊……」  大华军营的军师帐中,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压抑的呻吟声,以及肉体撞击发出的「啪啪」声和肉棒进出小穴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连绵不绝,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地安静下来。幸好林三当初给徐芷晴建军师营帐时,为了自己的私心,给增加了一定的隔音效果,要不然两人的淫乱声音就传到外面了。  「军师……我要射了……啊……」  「啊……不要在里面……啊……今天是……啊……受孕期……啊」  「啊……好烫……啊……子宫都……烫坏了……啊……」  胡不归粗壮的肉棒紧紧地插在徐芷晴的阴道里,巨大的龟头钻进了子宫口,在那里噗噗的射出生命的精华,徐芷晴被滚烫的精液激的颤抖连连,不断的丢精,「啊……尿了……啊」  一阵便意袭来,徐芷晴失禁了,强大的热流激射而出,弄湿了两人的衣服,也打湿了床榻。  良久,两人从高潮中回过神来。胡不归害怕被林三撞见,匆匆地收拾了一番,穿着被徐芷晴高潮的尿液打湿了的衣裤,装作很从容的样子走出了军师营账。  「咦,老胡啊,你可回来了,担心死我们了!」胡不归刚走出军师营帐,就遇到得到消息从胡人大营赶回的林晚荣。  胡不归听到是林三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心想:「还好,没和军师来第二炮啊!要不然,就被林将军捉姦在床了!哎呀,不好,军师还没收拾妥当呢,得想办法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胡不归故意很大声的道:「林将军,托您的福,我和军师都安然无恙!」  这时候,一直很关心帐内动静的胡不归隐约听到「」噗通「」一声,还伴随着一声娇呼。  原来,帐内的徐芷晴看着胡不归离去,正要下床收拾一番,猛然听到帐外胡不归大声说话,而且还是和林三,吓了一大跳,一声惊呼,赤身裸体地从床上摔了下来,还好床塌不高,摔的不重。  徐芷晴立即起身,一把抓过毛巾,迅速的擦掉全身的爱液,蜜穴里暂时顾不得清理,找了一件长裙套上,把一片狼藉的性感娇躯包裹住,又迅速地把湿淋淋的全是淫水精液尿液的床上用品,收起来,塞到箱子里,找出一床备用的铺好,心里祈祷着林三晚一点进来,提心吊胆的消灭着内帐里两人刚刚欢爱的一切证据。  帐外的胡不归没话找话的和林晚荣说着,「林将军,这次和胡人谈判的怎幺样子了」  「谈判已经快要成功了,细节上明天我再和你说。」  林晚荣的心早就飞到帐篷里了,想要赶快支走胡不归,哪知道平日里一向很有眼色的的胡不归,今日不知咋了,就是不肯离去,林晚荣又不好意思赶人,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胡不归聊着。  「咦,老胡啊,你衣服和裤子怎幺湿了那幺多?赶快回去换换吧,小心感冒了。」  胡不归担心的就是林晚荣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急中生智,道:「这是刚刚不小心,喝水时洒了」心里却在想「也不知道军师收拾地咋样了?应该差不多了吧!」  林晚荣自以为终于能撵走胡不归这个电灯泡了,就没太在意,胡不归身上散发出来的骚味,胡不归不找痕迹的远离了林晚荣,生怕他发现自己身上的不正常,正準备找理由说话,却听到身后传来徐芷晴的声音,「胡将军,你回去休息吧!林将军,咱们里面说话。」  胡不归立刻回头,看到军师已经掀开门走了出来,早已没有刚刚两人欢好的一丝痕迹,依然白衣胜雪,清丽出尘,严肃的表情没有了刚刚在床上的媚态。  胡不归看着眼前清冷的不可亵渎的军师,和脑海里刚才那淫蕩娇媚的女人一对比,胯下垂着的鸡巴,迅速勃起,在身前举起了一坐帐篷,忍不住老脸一红,他的囧态全落在了徐芷晴的眼里,看着那无数次令自己欲仙欲死的淫棍,余潮未褪的身体猛地一颤,子宫里胡不归刚刚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淫水涌出了小穴,流到了大腿上,顺着细嫩的大腿根下滑着,脸上又泛起了红潮。  狠狠地白了一眼一脸癡迷的胡不归,徐芷晴夹紧大腿根,不让更多的精液流出,转身进了帐篷。  这一切,早就进了帐篷里的林晚荣当然不知道了。  此时的林晚荣正躺在军师的床塌上,心情激动的等待着美人的归来,準备和徐芷晴来一场盘肠大战呢,可是今天他注定要失望了。徐芷晴回到内帐,心里很紧张,她害怕林晚荣发现帐内的淫乱气味,害怕他发现自己裙子底下一丝不挂的裸体上男人精液的痕迹,更害怕林晚荣看到她大腿上正在缓缓下流的男精,哪知道越是紧张害怕,蜜穴里的精液流的越快,就快要流过膝盖了,「不行,得赶快让他离开,否则就完了。」  最终徐芷晴强硬的拒绝了林晚荣的求欢,答应了他许多条件,并表示自己今天很累很累,才把慾火焚身的林晚荣连推带拽的赶出了军师帐篷。  「呼,好险!」待到林晚荣走远,徐芷晴拍了拍颤巍巍的胸脯,一下子坐到了冰凉的地面上,蜜穴里再也夹不住了,淫水混合着精液大股大股地流到了地上,形成一个水洼。想着刚刚差点被发现的情景,蜜穴里又有了快感,忍不住把手插入下体自慰起来,「哦……坏蛋胡不归……哦……你害的人家差点就被发现了……哦……」  「哦……林三你个混蛋……为什不留下了陪我……哦」  「啊……怎幺流了这幺多……啊……该死的胡不归……啊……全射在人家里面了……啊……哦」  ………………  第二日,又是一个艳阳高照地晴天,徐芷晴早早的来到了中军大帐,心想:今天这幺早,肯定是第一个了!  掀开帐帘,不想却看到了那张又爱又恨地脸,是胡不归。  昨天胡不归回到自己的营帐,鸡巴硬是挺立一夜,回想着这些天和军师的淫乱,激动的一夜没睡,早上天没亮就到了中军大帐,没想到还没一会儿,就等来了想了一夜的军师,胯下的帐篷挺的更高了,一阵凉风吹来,徐芷晴感到下体一阵清凉,突然想起,自己忘了穿内衣内裤了,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不穿内衣内裤,害的自己都忘记了穿,都是眼前这个坏蛋害的,那样的作贱自己,玩弄自己,想着想着,雪白的长裙下赤裸敏感的身体又有了反应,乳头悄悄地勃起,顶在衣服上,随着越来越重的呼吸摩擦着,蜜穴里又湿了。  徐芷晴想着离开这里,双脚也不听使唤,向着一脸期待的胡不归走去。  看到军师走了进来,胡不归一步跨到徐芷晴跟前,一个熊抱搂住了一脸娇羞的军师,逮住那迷人的樱唇吻了下去,「呜……不要……呜……」  徐芷晴到嘴的拒绝被吻回了肚子里,傲人的双峰再次被那熟悉的大手佔据,不断变着换形状,粗壮有力的大腿顶在了她两腿之间,不轻不重地隔着裙子摩擦着早已经湿了的嫩穴。胡不归的大舌头伸进了徐芷晴的口腔里,勾住徐芷晴的小香舌,使劲儿地吮吸,又大又长的舌头几乎伸进了徐芷晴的喉咙里,徐芷晴被动的回应着,一个长长的舌吻,令徐芷晴呼吸困难,差点背过气去,终于分开,徐芷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二人混合的唾液顺着徐芷晴那微张的嘴角缓缓下流,顺着白里透红的脖颈流到了高耸的胸部,打湿了胸前的薄纱和里面的爆乳,气刚刚喘均匀,徐芷晴就挥起粉拳捶打着胡不归的胸膛,「呼……你好坏……又来欺负人家……呼……」  任由娇羞的军师捶打,看着徐芷晴那含羞带怯的样子,简直美艳极了,看的胡不归坚硬肉棒的马眼不自觉地冒出淫液来,也更硬了。  「军师,你好美!」听到胡不归的夸讚,加上小腹上顶着的硬物,隔着两人衣物,徐芷晴仍然感到那里的火热滚烫,娇躯更是酥软,蜜穴里一阵酥麻  「军师,你又湿了!」摸了一把徐芷晴的大腿根,发现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了,故意的调笑她,胡不归就喜欢军师那羞怯无比的模样,那样会使他更兴奋,更具有征服的快感。  「军师,你怎幺又不带胸罩,也不穿内裤啊?」  「军师,你的乳头都立起来了,你看,捏都捏不动。」  「哇,军师,你下麵好多水呀!都流到膝盖了,裙子都湿了一大片呀!」  「啊……求求你……别说了……好羞人!」徐芷晴终于受不住了,开口求饶,身体的需要也越来越强烈。  「你……要弄……就快一点……一会儿就该来人了……」徐芷晴意乱情迷的喘息道。  胡不归也不再挑逗,抱起军师酥软无力的身子,让她趴在营中的桌子上,屁股对着自己,掀起丝裙,挂在军师的纤腰上,掏出涨的发疼的粗大肉棒,对準春水氾滥的淫穴,一捅而入,就是一阵狠插。  「啊……好涨……啊……」插入的瞬间,就被送上了高潮,徐芷晴使劲儿的昂起头,情难自禁的发出呻吟声,睁开媚眼,无神的望着营帐的大门,杏口微张,晶莹的口水顺着精緻的下巴滴落在办公桌上。  胡不归也担心被人发现,不敢保留,疯狂的抽插百余下后,紧紧的抵住军师的雪白的打屁股,精关一鬆,大量的精液激射到了军师的子宫深处,烫的徐芷晴连连颤抖,再一次被送上快乐的云端。  趴在徐芷晴背上休息一阵之后,胡不归拔出了仍然坚硬的肉棒,看準军师那随着喘息一张一合的后庭花,就要一插而入时,「咚,咚,咚……」营外突然响起了鼓声。  还沈浸在情慾中的二人陡然清醒,开始很有默契的收拾起来,很快,两人就收拾完毕,徐芷晴只是简单地套上了来时的那件白色丝裙,汙秽的身体也没来的及清理,两人目光不自觉地碰到一起,胡不归咧嘴一笑,迅速的溜出去了。留下徐芷晴低着头,脖颈再次羞红,撇过头去,不去看他。  看着胡不归想做贼一样的溜出去的身影,徐芷晴不禁想到刚刚他那胆大包天淫弄自己的情景,心情很是複杂。整了整心神,徐芷晴又恢复了往日冷冰冰的军师形象,但神态中总抹不去那一丝媚意。  徐芷晴原本可以趁着大家伙还没有来到的时间里,也溜回自己的营帐,清洁一下白色丝裙底下汙秽不堪的身体,顺便还可以把忘记穿戴的胸衣内裤穿上,但不知怎幺的,徐芷晴想起了上一次自己也是如此打扮来到这里议事,还被一群色慾熏心的将官佔便宜的情形……想到这里,刚刚被姦淫的身体猛地一阵酥麻,就好像有好几双大手正在爱抚自己,身体又起了反应,鬼使神差地没有挪动脚步,在要不要回去换衣服这件事上做着思想斗争。  时间在徐芷晴的犹豫不决中悄悄流逝,不大一会儿,就有一人掀开帐门,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帐内欲要进来,一阵风吹来,正站在帐门不远处做思想斗争的徐芷晴,裙子被风掀起,感到双腿一阵清凉, 「啊」连忙拉下被风掀起的裙摆,跑到办公桌后坐下来。  进来的人正是上次在主营里大肆占军师便宜的杜修元,听到女人的惊叫,杜修元才发现空空蕩蕩的大帐里有人,一大早的,大帐里还有些昏暗,看不清帐里人的脸。但是整个军营里就徐军师一个女人,杜修元瞬间就明白了,刚刚那个惊叫的人是昨日才回营的徐军师。  杜修元的心情激动起来,因为刚刚掀开帐帘的瞬间,他隐隐约约的看到军师的裙子似乎被风吹起,露出了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心里一动,「难道军师又和上次一样,没有穿戴内衣内裤吗?」心里想着想着,胯下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  杜修元压下激动无比的心情,走到桌子前,拱拱手对坐在桌后的徐芷晴关心地道:「军师好,您昨天才回来,怎幺不多休息一下,这幺早就来了?」  正担心自己走光被杜修元看到的徐芷晴,听到他问候关心自己,还以为走光的事情没被看见,鬆了一口气。连忙正色回道「我离开军营将近一个月了,今日自然要早些了!」  「不知军师这次去巡查边防,有何收穫?是不是遇到了危险?这幺长时间没有消息,营里的将士们都很担心吶!」杜修元又关心道。  徐芷晴闻言,脸色腾地红透了,想起此次出游和胡不归那样没日没夜的淫乱情形,本就还很敏感的身体不禁一颤,感觉到一大股热流从蜜穴里涌出,一时间羞的不知怎样回答。  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道:「嗯,此次出行却是不太顺利,等一会儿大家都到齐了,再告诉你们吧!」  嘴里应付着杜修元的疑问和关心,徐芷晴的脑海里却不停地闪过她和胡不归在草原上淫乱缠绵镜头,几乎被彻底开发的成熟而又敏感的肉体,不禁一阵阵的颤抖着,蜜穴里淫水流个不停。  徐芷晴极力的控制着身体,努力不让眼前的杜修元发现异样,她的思维和感官都集中在身体和脑海里的画面上,偶尔回过神,有一句没一句地应付着杜修元闲聊,连对方说些什幺都没有听明白,直到一双大手覆盖在她颤抖的香肩上揉捏按摩着,徐芷晴才一下子回过神来,「你……你干什幺?快些下去!」  不知何时,杜修元已经站在徐芷晴的身后,给她按摩起肩膀来了。  「咦?军师,不是你同意我给你按摩一下肩膀吗?怎的又……」看着军师那绯红的侧脸和脖颈,杜修元故作诧异道,手上却是不停,又揉又捏的。  「嗯……我……我有说过吗?……嗯……」  徐芷晴被捏的一阵舒服,颤抖的身体慢慢的放鬆开来,疑惑间不禁轻轻地呻吟一声。这一声娇媚而又柔弱的呻吟,差点把杜修元的魂都要勾飞了,站在军师背后,两只色眼死死的盯着徐芷晴领口下露出的雪白玉乳,几乎可以看到大半个乳球,那深深的乳沟紧紧地吸引着杜修元的目光,嘴里肯定的道:「说过,说过,你有说过!」  由于某些原因昨夜并没有休息好,确实需要放鬆,按摩一下也好,更何况这杜修元只是很规矩的给自己按摩,让敏感的身体再度酥麻阵阵,煞是舒服,似乎被人爱抚一样,下体的蜜液流的更快了。  忍住呻吟的慾望,徐芷晴羞涩的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着身后男人的按摩,本来绯红的脸色在徐芷晴努力的调节下逐渐的恢复着。  却没有注意到杜修元那似要喷出火来的目光紧紧盯着自己姣好的娇躯,胯下的肉棒早已经坚硬的挺立着,几乎就要碰到徐芷晴的香臀玉背。  手上按摩着的位置也不自觉的渐渐扩大,几乎就要碰到徐芷晴饱满的侧乳。不多时,许震、李圣等诸将陆续到来,众人进入营中,看到正在假寐的军师正被杜修元按摩着香肩的场景,在一瞬间的惊讶过后都默契的选择了无视,心里都不禁隐隐的有些期待。对于军师身后的杜修元,众将恨不能一脚将他踹下去,自己取而代之。  徐芷晴在诸将官到来时就睁开了假寐的美眸,扫一眼到齐的诸人,却没有发现李武陵和林三,知道他二人今天不会来了,不禁有些失望又有些兴奋。对于身后正卖力给自己按摩的杜修元却也没有叫他下去,任由他给自己揉捏着香肩玉背。  点卯过后就是商议日常事物,由于徐芷晴近一月未归,好多事情都耽误下来,累积的大大小小的琐事无数,一开始众人还规规矩矩的在桌前一个个的发言论事,待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家伙看到军师胸口那薄薄的丝裙下突起的两点,众人心照不宣的露出一丝『你懂得』的淫笑。  一开始徐芷晴聚精会神埋头处理着堆积如山的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戴胸罩的事实已经被所有人发现。等到她不经意间擡头,才发现一群男人正一个个瞪大着绿油油的眼珠子,喘着粗气,围在自己身边,都在自己身上瞄来瞄去,恨不得看到衣服里头去,徐芷晴这一擡头,吓得众人赶忙纷纷移开目光,脸上像做了贼一样的尴尬,徐芷晴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两个乳头正高高挺立,顶在薄薄的丝裙上,很是显眼,怪不得他们这样子了。  徐芷晴知道又被他们发现自己没有穿戴乳罩,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赤裸在众人面前一样,一股暴露的刺激让徐芷晴心跳加速,蜜穴里肌肉颤动,泌出了更多的汁液,浑身上下更燥热了。  「看吧,让你们看,憋死你们这些色狼!」  徐芷晴看到众人微微弯着的腰和它们胯下顶起的一个个小帐篷,不禁这样想到。于是有意无意的露出更多雪白,硬硬的乳头隔着衣服被大家看的更是清楚,竟开始似有似无的挑逗着众人敏感的神经。众人发现军师不但没有去迴避大伙的目光,似乎还有些可以让大家一饱眼福的意思,于是都心思变得活络起来。  在这种旖逦的环境中,众人心中的慾望渐渐地佔了上风,慾火早就在发现军师没有穿戴乳罩时被挑起,一个个肉棒坚硬,把裤子顶起了小帐篷,于是就有人藉着讨论军务的理由贴近徐芷晴,趁机在军师的香肩或是玉臂上刮蹭几下,或是斜着眼睛在徐芷晴的领口里欣赏着军师那让人馋涎欲滴的露出大半的乳球。  一开始,徐芷晴还有些闪躲,可渐渐的敏感的身体在这样的半是暴露半是被爱抚的情况下,快感越积越多,看看周围那些举着帐篷的男人,忍不住想挑逗他们一下,伸了个懒腰,故意的挽起衣袖,露出雪白的藕臂,看的众人是一阵一阵的吞口水,同样的,一众男人在这样看似无意的挑逗下,对军师的身体侵犯进一步加剧,藉着靠近的机会,有时手肘都碰到了徐芷晴藏在衣服里的爆乳,徐芷晴也感觉到身上的侵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胆,不仅仅是是手肘的触碰,甚至有人用手背去摩擦自己的乳头,用下体的帐篷隔着衣服去摩擦自己的手臂。  徐芷晴难受极了,慾火熊熊,却得不到慰藉,下体的空虚与酥麻,让素来坚强冷静的军师差点就忘记了身在何处,恨不能脱了衣服和众人就地盘肠大战起来。但是一想到这样做的后果,徐芷晴立马绝了这种念头。  肉体的侵犯还在继续,但徐芷晴的身体就是达不到释放的临界点,慾火的积累不断加剧,徐芷晴想要释放,又不能太过火。  等一人下去,立刻就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围了上来,是许震和李圣,他二人因为和林三关係很近,平时和徐芷晴接触比较多,徐芷晴有心挑逗他们,待他们贴近自己,假装不经意间用自己的一双裸露的玉臂压上两人胯间高举的帐篷,并轻轻地摩擦着。  起初两人不禁同时身体一震,差点射了出来,强忍着射精的慾望,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更加贴近徐芷晴,坚硬的帐篷在徐芷晴擡起双臂的空当重重的顶在一对爆乳上,弄得徐芷晴紧咬着嘴唇才忍住没有呻吟出来。  正当众人都沈浸在对美艳的军师揩油的事情中,谁也没有注意到众人中一个个子矮小的家伙,悄悄的趁大家不注意,钻到了被桌布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宽大的桌子下麵,徐芷晴此时整个人正紧紧地贴着桌沿,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在情慾的作用下,在桌子底下绞动摩擦着,本来过膝的裙摆早就在双腿的摩擦下被拉到了大腿上,湿漉漉的蜜穴一览无余,大腿上的裙摆依然在双腿的摩擦中不停地被向上褪去。  桌子底下的人没想到自己钻入桌底见到的竟然是这样的淫靡情景,眼镜一眨不眨的盯着军师的两腿之间湿的一塌糊涂的还在不停流着淫水的蜜穴,迅速的把裤子褪到了大腿上,露出和身材不成比例的巨大的坚硬肉棒,撸动一会儿,尤觉得不够过瘾,便横下心来,悄悄的把军师的裙子慢慢地往腿根上拉,长时间的暴露和被众人揩油,让徐芷晴难以忍受蓬勃的慾火,好几次都要不顾一切的伸手去给最是不堪的蜜穴去去火,却是因为在场人是在太多,让她太过顾忌,无法放得开。  徐芷晴并不知道自己赤裸裸的下体已经暴露在一个乾瘪瘦小的男人面前,依然在不停地双腿摩擦,以减轻蜜穴里的瘙痒和空虚,就在徐芷晴放在桌面上的一双玉手被胆大包天的李圣和许震二人各抓一个,按在他们下体高高挺立的帐篷上揉搓时,徐芷晴发觉桌子下有一双手攀上了她赤裸的大腿,一条湿热的舌头在自己光溜溜的大腿上来回舔弄着,脚上的绣花鞋也被那人脱去,一个火热坚硬的柱状物体塞进了自己两个脚底板之间,并且在上下活动着,徐芷晴知道那是男人的肉棒,本就渴望肉棒的身体本能的用力加紧,自觉的给桌子下的男人足交着,本来準备加紧的大腿也本能的打开,等待着那人的入侵。这幺多的事情也就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当徐芷晴双足夹紧男人肉棒的同时,双手同时不自觉的抓紧手心里的两只肉棒套弄起来,发现这种情况后,嘤咛一声,徐芷晴羞愤欲绝,今日,自己的清白毁了。  虽然很羞愤,但是手上脚上却没有停下来,许李二人没想到军师竟然这幺浪,给自己打手枪,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的解开腰带,退下裤子露出露出火热的大肉棒,拉过徐芷晴的玉手就那样在众人面前套弄着,「啊……你……你们……啊哦……」尖叫出声,徐芷晴羞的说不出话来,第一声「啊」是被许震李圣二人在自己面前袒露下体给惊的,本想拒绝他们,但桌子下麵的那人却在这时用手指和舌头同时对自己的蜜穴发起了攻击,长时间的空虚被那人粗糙的手指填满,娇嫩的阴蒂被那人牙齿轻咬着,徐芷晴感觉到一阵酥麻的电流从下体传遍全身,整个人一阵颤抖,蜜穴里喷出大量的淫液,双手死死的抓住手里的粗大肉棒,她高潮了。从高潮中回过神来的徐芷晴擡头看了一眼袒露着下体,高举着肉棒的众人,知道今日是在劫难逃了,于是横下心来,对众人道「我可以帮你们射出来,但是绝对不能真的做那种事!」